洛杉矶时间 :
  /  北京时间 :

男孩需要爱,不多不少刚刚好

点击次数:59  更新时间:2017-08-15 08:21 

  • 男孩需要爱,不多不少刚刚好
  • 男孩需要爱,不多不少刚刚好

    男孩需要爱,不多不少刚刚好

    提姆.郝克斯(Tim Hawkes)在英国及澳洲从事教育工作超过35年,自1998年起担任澳洲历史最久的私立男校国王中学校长,2014年获颁澳大利亚勋位奖章.他将曾难以对儿子开口的话题汇集成书,告诉现代父母如何选对时机,自在地开启与儿子的对话,找出彼此沟通的平衡点,一起探索与分享,适时提供正确的人生指引.

    校长办公室不是男孩一直想去的地方.当然有时候肯定、贺喜及表扬从这里而来,不过通常这里是闯祸时,男孩被送去的地方.如果父母也在,他大概闯大祸了.

    我记得一个男孩缩着身子坐在椅子上,怒目而视.他习惯在宿舍里偷窃同学的东西,被叫来解释,因此感到愤怒.不过他不是对自己生气,甚至也不是对我生气,反而像是希望被抓到.他明显的对父母生气,在我的办公室里挑起父母对他的不悦.

    '为什么?'母亲哭着说.'我们把所有的都给你了.'母亲向前抚摸儿子的手臂,但是他仍然绷着脸.他耸肩,她的手指滑落,好像那是蜘蛛的脚.母亲的手指再度接触他的手臂,但是他厌恶的转开.

    '我所做的,都是为了你,'她泪眼汪汪地看着他.的确如此,她天生倾向大惊小怪、溺爱,但是离婚后她更加小心,希望成为双亲中,儿子比较偏爱的那一位.对她而言,她担心前夫习惯把孩子带出去玩,儿子回来时充满兴奋的神情,让她感到沮丧.她烘焙儿子喜欢的点心、让儿子开她的车,週末允许他做的,让他成为同届学生羡慕的对象.她没错,给了儿子很多.

    '回答你的母亲,'继父怒斥他,充满'我要弄清楚'的意图.我似乎可以听到他在想什么.昂贵的学费不都是我付的吗?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好处.这个愚蠢的男孩可能被退学.这一连串的偷窃让我确认,为什么我与他向来处不好.他就是不讨人喜欢.难道他的妈妈看不出来,需要好好教训他一顿吗?'我们表达了这么多爱,而这就是你的回应吗?'男士大吼.

    儿子需要知道他被爱

    儿子需要知道他被爱,但是如果他没有真的被爱,这就不可能发生.还有男孩需要经常被提醒他被爱,以抵销任何他没有被爱的迹象,也要向他展现,不管他是否经常做些事,挑战父母的耐受度,他仍然值得被爱.

    太多儿子认为,父母的爱有条件.很不幸的,有些是对的.他们听过咆哮、遭受斥责、看过厌恶的神情,到了一个地步,他们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被爱.有些儿子的确被爱,但是却不讨人喜欢.粗野又苛求,他们很快的指责不顺着他们心意的父母,故意刁难、不合理又没有爱心.常常重复这些,最后他们的行为,与他们所辱骂的相符.

    有些孩子虐待父母的方式令人害怕.孩子天生知道怎样让别人痛苦,而最残忍的莫过于说他们讨厌父母,父母也讨厌他们.有少数父母符合这样的控诉,但是绝大多数并非如此.当父母急着反驳这样的宣称,孩子暂时取得优势,以此要求证明他们的爱,而可以接受的证明,也许是铺满配料的双巧克力冰淇淋,或是卧房的环绕音响.与儿子对话,让他知道自己被爱很重要.这些对话不需要不断投以甜言蜜语.爱可以是不屈不饶、毫不妥协的坚持特定的行为,也可能生气.

    我常常看到父母从乡下到学校看儿子,历经长途跋涉,步出四轮传动的车子.柴油引擎先抖动,然后安静下来,推开吱吱响的车门,父母总算可以落地,伸展手脚.车牌上盖满红土,但是儿子认得这辆车.他一直注意车子是否来了.虽然许多昆虫死在车窗上,但是从窗上划出的半月形,他可以看到车子里坐着谁.他慢慢的走过同学,试着隐藏住微笑,假装冷静的走向车子.

    母亲喊着:'亲爱的!'父亲拥抱他.这些动作,即使是怕难为情的男孩都欢迎,但是要表达他被爱,不一定要靠这些动作.红土、死的蝗虫和近四千元的柴油加油收据,就足以说明.他们来这里看他的足球赛,不过这不是真正的原因.当然14岁以下的足球赛,还是有些娱乐性,但是他们来的真正原因是爱,而在儿子内心深处,他知道.

    他知道自己是不太好的足球队员.

    孤寂

    一位不被爱的儿子,最沉重的负担之一是孤寂.如果男孩不被接纳,从群体中被孤立,他觉得自己在流浪.很不幸的,团体可能将有点不同的男孩逐出,原因可能是不擅长运动,或是出身自特定种族或族群.男孩不与其他人交谈,原因很多,通常是从周遭成人学来的.

    现代科技可能散播孤寂,以虚拟取代现实,以电子隔离取代社交互动.电脑让孩子可以与无法想像的主角沟通,也可能让他落入虚拟非实际的存在.功能不良的家庭也可能使孤寂蔓延,当可以带来归属感的地方,变成带来伤害的地方, 当世界上最安全的避风港令人失望,信任破裂而产生的寂寞让人消沉.孤寂的人只能抱住自己,因为没有人将他抱着、安抚他.另外机构也可能让孤寂流传,阶级及规范都会将人隔绝.学校可能就是最讲究阶级的机构之一,依照在校时间长短将学生划分,他们没有机会从跨龄指导中获益.即使同一届学生也会有问题, 因为竞争与爱好谣言,不见得同情或了解彼此.

    对生活品质最大的威胁之一是孤寂.进入二十一世纪,我们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面对缺乏爱、与周遭隔绝及孤单的人.

    爱得太多或太少


    另一方面,也有男孩得到过多的爱.父母过度关爱可能令他窒息.他们太过宠爱孩子,把一般的行为视为杰出,夸大普通的成就.也有男孩获得太少的爱.对父母而言,他造成不便,甚至只是消耗金钱、时间与自由,特别是当有些方面他发展迟缓,问题更严重.为什么他不能跟女儿一样!

    亲职:太多与太少


    现在流行以'直升机父母',描述父母在孩子上方盘旋,不愿意让他独立.有些只是小型的商用直升机,有些是军用的战斗直升机,只要看到任何对孩子实际或可能的危害,就可能火力全开进行攻击.这些父母为了保护儿子,直接替他们讲话、做事、思考,导致他们缺乏任何从挫折中恢复的能力、也缺乏自我认同.这些父母爱的表现,反而伤害了孩子.这些'在上'的父母,很难与儿子真实对话.任何对话最后都变成父母说教,所讲的主题以及给孩子的回答,起因都是父母的恐惧,不是儿子的需要.

    有些父母则是'出海远行'.很不幸的,许多因为忙着赚钱养家、从家庭中消失的父亲正是如此.长期忙于工作后,他们重新出现,希望整顿儿子的生命.好几个月没有动静,突然一阵狂乱,试图掌握那些'等爸爸回来处理'的事.儿子不愿意马上开始深入的对话,令这些'出海远行'的父母感到挫折.在多数儿子打开心门前,需要先以持续出现弥补长期缺席.如果父母希望把沉重的东西, 跨海送到儿子那里,需要先有稳固的桥樑.同样的,讨论严肃的主题前,需要先建立关系.便桥似的关系,只能承载轻松的对话.有时候父母尝试借由便桥,传递重要的主题,反而导致任何有意义的沟通瓦解.建造稳固的桥樑需要时间.

    有些父母愿意面对现实.他们不在空中盘旋,也不出海远行.他们充分参与儿子的生活,所以无论是轻松或重要的对话,都能自然浮现.有些父母在餐桌而非电视前,与儿子交谈.他们也愿意发简讯给孩子,或是在午餐便当中留字条.他们问儿子今天过得如何时,展现十足的兴趣,让儿子明白,他们真的想知道.

    本文摘自天下生活《关于长大,我比你还晚懂的那些事 - 给儿子的10个人生关键对话》

    男孩需要爱,不多不少刚刚好

  • 友情链接: